Tagged: Project Management

0

[转]CTO是否要写代码?

首先我给大家看看 CTO 应该干什么,或者说一个技术人员,互联网公司都会遇到所有这些事。这个坐标轴最左面是操作一级的,比如说写代码、测试网络、测试、搭防火墙、写脚本等等,到这边是管理上的事,再往那边是领导上的事情。这个方向是公司的规模,公司的规模越小需要操心的具体事越多,公司的事越大,你需要的领导力越多。除具体的事以外,还有流程、监控、规范、技术氛围、交往、技术体系、预算、公司的技术形象、公司技术方向、技术战略,事很多。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0

0

[转]16年IT老兵:技术管理者的多维度能力及转型之痛

在多年的技术管理工作中,我曾不断地遇到很多已经转型或即将转型为技术管理者的同事,他们都表达了一些类似的困惑:如何成功转型?不想丢掉技术,但如何在不丢掉技术的同时还能提升管理能力?以下是我个人在经历困惑和挣扎这个过程后的一些个人想法,在这里分享给大家。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0

0

[转]称职的技术leader相当于100名工程师

【编者按】抛开这个夸张的骗点击量的标题,我希望告诉你:称职的技术主管确实是拥有普通工程师10倍功力的麒麟之才。不过,这位技术主管在技术之外还需要将强有力的开发能力传授给队伍中的每个成员。在技术主管的指导下,幸运的工程师会感觉自己拥有了10倍的能力,并可以享受前所未有的强大支持。 而且,我希望告诉你,技术主管用头上的白发换来的这种神奇的10倍魔力的光环,并不一定会牺牲任何人的幸福。技术主管扛下了所有工作中的“杂项”,大大加快了重要工作的生产力,从而确保团队成员可以尽情享受工作和生活的乐趣。对于那些拥有一个称职的技术主管的团队成员来说,这是莫大的幸福。 在称职的技术主管的指导下,幸运的工程师会感觉自己拥有了10倍的能力。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0

0

[转]哪个技术火就选哪个?热闹驱动开发的技术选型使不得!

本文的主题是技术选型,作者总结了他见过的各种不靠谱的技术选型方式,比如有的团队会根据社交媒体上的讨论来决定选择哪种架构,也有的团队会跟风走,哪个热门就选哪个。但总体来看,这样简单粗暴的方式一定会为未来埋下隐患。那为什么这样说?我们应该如何做正确的选择?且听作者细细道来。另本文译者余晟,曾经是主力程序员、技术文章的写作和翻译爱好者,现在在沪江负责研发和软件架构。欢迎关注他的个人公众号“余晟以为”,了解一位非典型 IT 人员对世界的看法。 软件开发团队所做的软件架构或技术栈的决策,很多并没有经过踏实的研究和对目标成果的认真思考,而是不准确的意见、社交媒体的信息,或者就些是“热闹”的玩意。我称这种作派为“热闹驱动开发(Hype Driven Development,HDD)”,眼见它的危害,我赞成更专业的做法,就是“脚踏实地的软件工程”。下面我们一起看看HDD的来龙去脉,想想能如何改进。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0

0

[转]转型项目经理,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

15年初,我怀揣着实现一个人生小目标的梦想加入到一家初创公司,希冀能见证公司产品从0到1,从1到10,融资从A到C。可是半年后,虽然产品从0到1是有了,但由于运营模式的限制,从1到10走的很难,用户规模上不去,融资也是没有影子。我开始焦虑起来,这样下去,我要当上总经理,出任CEO,迎娶白富美的人生小目标,可是要萎掉的啊。 于是,那时还是程序猿的我,渐渐”多事”起来: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0

0

[转]少数派的力量:25%的人就能影响全局 | 《Science》最新研究

今天这篇文章,是关于《Science》的一篇研究,关于少数派如何改变世界。我觉得对管理、对创业、甚至对社群运营、对理解币圈,都很有启发,所以翻译过来并加上我自己的理解,分享给你们。   记得曾经看过一个关于火烈鸟迁徙的纪录片片段。刚开始只有少数的火烈鸟率先飞离湖面,然而少有同伴注意到。 这些少数派在接下来几日不断地飞回来,尝试看看能否激起更多同伴的回响,虽然这只小部队每天都在壮大,但是每次都只是吸引很少一部分同伴。 直到有一天,依然是这只小部队,但是带动了全部的火烈鸟群起飞迁徙。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0

0

[转]架构师不写代码,能行吗?

  从什么时候起,技术角色的提升就意味着脱离技术与交付?CTO 不写代码已经引起诸多争议了,架构师也不写代码,能行吗? 当我面试架构师职位的候选人时,我通常会问一个这样的问题:“你认为架构师是否应该做一些编码工作?”而通常会得到下面两个反馈之一: “不,我正在寻找一个不再需要编码的职位。” “我喜欢继续编码,至少是少量的编码,但可能不会有时间这样做。” 与此类似,当问及其他一些架构师最近做过多少编码的工作,通常得到的答案是: “有一段时间没有编码了。”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0

0

[转]大部分人没法一直做技术,但转管理也需要规避四大陷阱

国内的技术环境先天性地决定了,随着年龄增长还能一直深耕技术的程序员非常少。大部分人在某些特定的时间节点前都面临着转管理岗的抉择。管理工作并不比做技术轻松,难度上甚至可以说更大,一不小心还会踏入很多管理陷阱。本文就想跟大家聊聊,做技术的大牛们,当自己的技术达到一定的高度时,如何避免掉入管理的陷阱当中。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0

0

[转]怎样在大公司混成中层干部?

一个霾香浓郁的下午,老G约我来到望京的一家星巴克,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向我哭诉了他和他的CTO之间那些不可告人的故事。 老G有家行业网站,靠卖广告盈利可观,无奈增速较慢。去年,他听说巨头们靠做AI挣了大钱,再回头瞧瞧跟自己黑手黑脚干起来的骨干,恨得牙根直痒痒:这帮人的能力和视野,限制了我公司的发展,耽误了我上市发财!于是,他四处寻觅,重金从BAT某家请来了一位CTO。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