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abel Blog

[转]为什么我们需要数据预处理? 0

[转]为什么我们需要数据预处理?

数据挖掘的核心是什么?这个的答案是算法应该没什么疑问。那数据挖掘的基石又是什么呢?那就是今天我们要来说的数据预处理。

[转]从Storm到Flink,有赞五年实时计算效率提升实践 0

[转]从Storm到Flink,有赞五年实时计算效率提升实践

有赞是一个商家服务公司,提供全行业全场景的电商解决方案。在有赞,大量的业务场景依赖对实时数据的处理,作为一类基础技术组件,服务着有赞内部几十个业务产品,几百个实时计算任务,其中包括交易数据大屏,商品实时统计分析,日志平台,调用链,风控等多个业务场景,本文将介绍有赞实时计算当前的发展历程和当前的实时计算技术架构。

[转]三次握手,四次挥手 0

[转]三次握手,四次挥手

作为程序员,要有“刨根问底”的精神。知其然,更要知其所以然。这篇文章希望能抽丝剥茧,还原背后的原理。

德国有没有互联网产业? 0

德国有没有互联网产业?

德国有没有互联网?有! 你能说出一个德国有名的互联网企业吗?容我思考五分钟…… 中德互联网回顾 1984年8月2日:德国卡尔斯鲁厄大学,Werner Zorn教授收到了一封由美国计算机科学网发出的邮件,这是德国接收到的第一封电子邮件,意味着德国成为了世界上第四个接入因特网的国家。 1987年9月20日:在Zorn教授协助下,中国通过架设在卡尔斯鲁厄大学的网关,向海外发出了中国第一封电子邮件。邮件内容大家耳熟能详:“Cross the Great Wall ,we can reach every corner in the world”。 1988年 :德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DENIC)初见雏形。 1989年初:德国通过一条连接阿姆斯特丹的宽带为2.4 KB的专线,成功架设了德国第一条真正的因特网。 1993年:德国连接纽约的因特网宽带已达192 KB,德国互联网商业化进程开启。 1994年4月20日:中国通过一条宽带为64 KB的国际专线,全功能接入国际互联网,成为国际互联网大家庭中的第77个成员,中国互联网时代从此开启。 1997年6月3日: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成立。

[汇总]移动开发经验 0

[汇总]移动开发经验

“杀死” 工业App 的留白设计 完全可以在不降低应用程序现代美感的情况下,提高数据密度,减少应用的留白。

[转]深入学习Redis(6):集群架构的演进 0

[转]深入学习Redis(6):集群架构的演进

正文 老规矩,我还是以循序渐进的方式来讲,我一共经历过三套集群架构的演进!

0

[转]历时三年,美图全面容器化踩过的坑

本文由分享演讲整理而成。通过围绕美图业务和大家分享下美图容器基础平台建设中的探索经验以及在业务落地过程中的具体问题和相应的方案。美图从 2016 年开始了容器相关的探索到 2018 年业务基本实现容器化,期间遇见的一些坑,同时也产生了相应的解决方案,希望对大家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0

[转]运维监控的终极秘籍

本文从饱和监控的采集和监控的四个黄金指标入手,解答关于新系统如何添加监控的问题。 有很多文章都提到过白盒监控和黑盒监控,以及监控的四个黄金指标。关于白盒与黑盒监控的定义,这里不再赘述。一般来说,白盒与黑盒分别从内部和外部来监控系统的运行状况,例如机器存活、CPU 内存使用率、业务日志、JMX 等监控都属于白盒监控,而外部端口探活、HTTP 探测以及端到端功能监控等则属于黑盒监控的范畴。

[转]推拉系统架构 0

[转]推拉系统架构

今年花了一些笔墨写推拉系统架构: 系统通知,推送还是拉取? 状态同步,推送还是拉取? 网页消息,推送还是拉取? 群已读回执,推送还是拉取?(这个diao) 群消息,存一份还是多份?(这个meng) feed流,到底什么是读扩散? feed流,到底什么是写扩散? 每一篇都是细致展开的案例,绝无花哨的装B。 画外音:每一篇,都先说业务场景,再聊N个方案,以及方案的优缺点,细细品味,定有收获。

[转]ShardingSphere分布式事务解决方案 0

[转]ShardingSphere分布式事务解决方案

导读 相比于数据分片方案的逐渐成熟,集性能、透明化、自动化、强一致、并能适用于各种应用场景于一体的分布式事务解决方案则显得凤毛麟角。基于两(三)阶段提交的分布式事务的性能瓶颈以及柔性事务的业务改造问题,使得分布式事务至今依然是令架构师们头疼的问题。 Apache ShardingSphere(Incubating)不失时机的在2019年初,提供了一个刚柔并济的一体化分布式事务解决方案。如果您的应用系统正在受到这方面的困扰,不妨倒上一杯咖啡,花十分钟阅读此文,说不定会有些收获呢?